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的博客

青春多美好……

 
 
 

日志

 
 

回想4904--(献给在苔青国防施工的战友们)2  

2012-08-27 23:18:00|  分类: 转载、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年前曾经在苔青沟参于施工的战友们,常在网上发些回忆文章(帖子),出于对那段经历的怀念,把它们汇集在一起与您分享。

 

清明时节祭英烈—追思吴保家、韩振民、张成齐

                                                                                                                                  雪花纷飞
     己丑年的清明节即临,又是一个中华民族传统的祭奠祖先、缅怀已故亲人的日子。不知何故,很可能是浓烈的北大荒情结所致,近日老是有这么三位逝者的名字在我脑海中萦绕,他们是吴保家、韩振民和张成齐。尽管生前他们中无一人认识我,但是我知道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当年被兵团批准授予“革命烈士”称号之人。吴、韩二人是我们8团的,张成齐则是9团的。
      吴保家,1968年6月下乡的北京知青,系我营24连(值班步兵连)的一名班长。因为备战而试制炸药包,1970年1月17日在该班进行炸药包爆炸实地演练时发生意外而牺牲,时年22岁。
      韩振民 ,1968年9月下乡的上海知青,上海师大一附中的,系我营27连(值班机炮连)的。与吴保家一样,也是在为备战参加用炸药包炸坦克训练,于1970年1月21日实地训练时因炸药包早爆而牺牲,时年也是22岁。
      他俩在不足一周的时间内相继因备战牺牲而被授予革命烈士荣誉称号的消息传来之时,我们21连(值班步兵连)正在伊春附近的苔青沟里参加国防施工。同属一个团、一个营的值班连队战士,至今还记得我那时在为他们的牺牲深感悲痛的同时,顿时心头还增添了一种难以言状的神圣的使命感!别人当时怎么感受我不甚清楚,但凭全连朝夕相处业已日久和我的用心观察,我觉得全连一百三十多号毛头小伙儿就是打那时开始较快地成熟起来。刚进山时,青年人血气方刚的,个别人之间、不同城市知青之间有时还有些隔阂甚而干个仗唔的。可从此以后就再没那事了!活儿照样拼命干,没人偷奸耍滑的,但大家比以往齐心协力、更为相互关照了。连队领导当年的心理压力确实很大,毕竟我们连那一年在山沟沟里打山洞,打眼放炮,是天天要跟炸药、雷管打交道的。施工艰辛,还不能误了军事训练,连里有时还要组织实弹射击、投弹训练,人身安全还是第一的,按当年的话说就是要防止非战斗减员。直至山洞的掘进工程任务完成我们连凯旋,连长和指导员方如释重负地说,这下我们可以回家睡个囫囵觉了!
      我和韩振民并不认识,尽管我俩都是上海虹口区的,且都是1968年9月5日离沪一趟列车拉去的。不过,我们21连于1970年底回团后并入了23连,我上营部军务参谋老杨那办事,整理连队人员档案,无意中见到过韩振民刚到农场时填写的一张个人情况登记表。我记得,其中有一栏要求填写内容为“何时何因由何地来队”,他填的是“1968年9月5日由上海乘火车、轮船、汽车、Uts来队”,因我当时对Uts辨认了一会儿,知道他写的是“尤特兹”轮式拖拉机,觉得他活着时一定是个热爱生活、观察仔细、有才而又幽默的人。
      张成齐是九团八连的,上海知青,为该连的一名副班长。当年在伊春苔青参加沈阳军区4904工地施工,兵团和解放军工程兵各有一个营。我们连为兵团工程营的第一连,九团八连、十团的一个连分别为兵团工程营的第二、第三连。兵团工程营的营长是九团现役的副参谋长李仁,副营长是我们八团三营的副营长张玉璞。因国防施工需要大量的水泥,往往好几个几十吨载量的车皮到达后就要紧急卸车。这活儿我们连也干过,挺玩命的,肩扛胳膊挟的,还一路小跑,卸下后还要装上汽车,由部队驾驶员负责运到工地仓库。整个紧急装卸的场景不亚于电影里战争年代支援前线运送弹药的模样,不干完决不收兵。张成齐他们就是干了一整天这活儿,又累又脏的。连里联系上车站附近的一个铅锌矿厂的澡堂,去那可以痛痛快快地洗个澡,解解乏。进了澡堂,张等5人坐在一块搁在烫水池之上的木板上,岂料木板因年久已糟,不堪重负而断,5人顷刻坠入烫水之中,均被严重烫伤,尤以张成齐为甚,因其居中。后急送伊春解放军221医院抢救,各连指战员都纷纷主动要求向他们献血捐皮。但因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而不幸身亡。据说他家也在虹口区,上海四平中学的,1969年5月来的兵团。印象中此事发生在1970年的年初,距他离家刚半年多时间。他的哥哥瞒着老母亲来苔青办的后事,遵从他哥哥的意见,将他的骨灰盒埋在了苔青沟间的一个山坡上,永久地守望着临近的国防工程。报兵团批准授予革命烈士称号。工地参照部队现役军人副班长标准,发给烈属抚恤金三百多元。兵团工程营为其专门开了追悼会,各连各排都送了花圈,并派代表发言,纷纷表示要化悲痛为力量,誓将国防施工任务胜利完成。
      据我所知,当年在北大荒屯垦戍边的岁月间,知青为之奋斗牺牲而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者为数不少,其中不乏奋勇救火而捐躯的英雄。而我对吴保家、韩振民、张成齐这三位烈士,正是由于他们生前或和我是一个团的、或系一个施工营的,更又同是值班连队战士等诸多因素,虽然近四十年时间过去了,但他们的名字在我脑海中依然那么清晰……
      清明在即,祭奠英灵,深情缅怀所有为建设边疆、保卫边疆而献身的英烈们!
    (另注:日前,我发《上有毛主席签发“照办”二字的中央“6.18”批示文件》一帖,因遵从网管意见,已转入宝坛“知青文化”栏目,谨请各位坛友光临赐教)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