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的博客

青春多美好……

 
 
 

日志

 
 

回想4904--(献给在苔青国防施工的战友们)4  

2012-09-08 17:28:19|  分类: 转载、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年前曾经在苔青沟参于施工的战友们,常在网上发些回忆文章(帖子),出于对那段经历的怀念,把它们汇集在一起与您分享。

  鸿雁战友:
      您好!您4月24日发的帖,我直至今日方得以拜读,甚歉!亏得有劳您通过短消息告知,要不如此精彩的回忆文章尚不知被我雪花纷飞“雪藏”到猴年马月才能拜读。看来我还真得改改上了宝坛仅仅在“知青足迹 ”栏目逗留的习惯,因我喜欢看像您写的这类回忆纪实文章,我原始终认为这类文章应当归在“知青足迹”栏目,该栏目人气也最足。现在看来我原来的认为是错的。若问宝坛为何将您的这篇文章归入“知青文化”栏目,我想只有一个理由向我解释我能信服,那就是其太精彩了,由于精彩而由“足迹”上升为了“文化”。切莫以为我是酒后戏言,寻你开心(沪语),我也绝对不是在恭维您,我们兵团战士从来就不信那一套!说其太为精彩,毫不夸张,以我所见,至少有三:
     一是图文并茂,弥足珍贵。以前就眼红煞您居然收藏有那么多当年自摄的珍贵老照片,全仗着当年您就拥有一架照相机、时为罕见的绝对优势;而今您又补充上传了不少,甚至还有摩托行军、徒步行军的镜头,特别吸引我等当年具有同样经历人的眼球。同以前一样,我已将此讯告知我连祥云、东昇等战友,大家都夸您,您绝对称得上是一个极为敬业的随军记者,四十年时间过去了,即使以现代记者的标准来要求,您也不带输的。谢谢您让我们分享观赏珍贵老照片的那份由衷的喜悦。
      二是内容丰富、数据翔实。我原以为你们在苔青少说待有半年。这回见文方知尚不足一个季度(71.1.20~71.4.13),但奇了怪了,短短的几个月,您怎么知道的、至今还清清楚楚的记得的那么多?! 通信地址:伊春市100号信箱88分箱;原现役二营五连、七连和机械连的部队番号、乃至机械连换防部队的番号(原3155部队、后为386部队);还有风钻的型号和规范名称:YT-25型气腿凿岩机;......哇!真是服了您了!我们连在苔青足足干了一年,我们班(我原为一排机枪班班长,后为连文书兼军械员)先后干过后勤保障(上山伐“站干”拉回给炊事班当柴烧)、清渣和用风钻打眼放炮等活儿,只知道手把风钻的活儿挺累,据我所知,当年不清楚,现在我们连战友恐怕没人能说得上当年风钻的大名和型号的。鸿雁战友啊,您可真是个有心人!
     三是文字生动、以情感人。我不清楚鸿雁战友在短短的几个月里能干过多少种活儿!单凭他帖文中描绘的上山伐“站干”这一说,就很生动感人。因为这活儿我们班干过,还真是那么回事,不过经鸿雁战友的描述,现在想来还确实挺有诗意的。不由想起当年我们排三班有一上海知青茅某,回沪探亲归队,排长让他临时随我们四班干活,结果登山后他突然晕倒,坡陡地滑,背,背不动;抬,还抬不了,我们几人只能脱下棉衣给他盖上怕他冻着,派一人出溜下山回连求援。等连长、排长率卫生员等赶来,我们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快到山脚。等他苏醒过来、并无大碍后,连长张来柱把我当班长的好一顿开,平时就要当战时,要学会战地自救,战场上有了伤病员,难道还能回连队求救?背不动又没担架就没法了?用手锯伐两树棍,脱下棉袄棉裤串上,不就是一副担架吗!连长并就此在全连大会上举一反三,进行了一次实战观念和战地自救教育。
     鸿雁战友,你我网上认识已久,冒昧一问,您是哪地知青;另接替我们8、9、10团的,除了你们12团的,还有两个连队是11团和13团的吗?我只是根据你们连被编为兵团二连而推理而已,烦请复知为感!另提醒一下,接替机械连部队的番号386是否有误?时为部队番号一般为4位数,后改为5位数至今。

                                                                                                                         雪花纷飞      2011.6.9

 鸿雁战友:
  您好!您可真是富有!居然还珍藏有当年你们连女排的合影,这难道也是您当年就拥有的那架照相机拍的吗!它可真是劳苦功高了!尤其照片上还注明了“女排出征”的字样,一副巾帼英雄齐上阵的架势,令人不由肃然起敬。
    我们连当年也编有一个女排,编序为五排。当年奉命连队开拔时,女排战士们也吵吵、纷纷争着要去,但团里不同意。那时八团组建的4个值班连队虽都为三营下属,但值班连队外出执行任务一类之事基本上由团部直管,那时的团作训股股长(姓刘)来得最牛,我还记得他在全连列队前明确宣布说不行,说女战士去太不方便,那边什么也没有,女的去了拉屎撒尿还得多挖好多坑。他说的是事实,只是他这么一说,自然引起现场百余号小伙儿的哄笑。女排没让去,但从原29连(我们连是八团组建的第一个值班连,原设在29连,为连中连。为参加国防施工,值班连单独拉出后方命名为21连。)拉出集中在营部留守,在营部除了干点农活,并帮我们照看集中一屋的箱物。因当时规定轻装,我们各人的大小箱子一律不准带。
    我们21连施工结束回团后并入了23连,又成了“连中连”,女排则不再留守,也由营部转到了23连。但所谓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好景不长,仅仅半年,连长率原值班连的二排去大庆执行兵团炼油厂的建厂任务,这回倒是挺照顾情绪,整个女排也去了。厂建成后二排和女排都留那了。好在肥水未流外人田,女排战士的绝大多数成了二排爷们的媳妇儿,如东昇战友就是。当然我们没去大庆的也不会吃亏的。我们刚回团时,23连的姑娘们背地里都称我们是“土匪下山了”,但几年过去了,连23连的副指导员都被我们原21连的帅小伙俘虏,成了土匪婆。不瞒你说,我老婆也是,她是我72年5月调兵团机关临走前在23连划拉的。......还有好多好多人,关键就是一个缘字。鸿雁战友,您说对不?
    另我今天细看照片,您蹲着在出的黑板报上的火炬图案,日记本上也有此图案,才知我昨天真傻,居然没看出来这是一帧您当年用工地编号4904的数字而精心设计、构图巧妙、寓意深刻的标识图案。由数字“4 ”勾画成的火焰形态我看还有点像一只展翅飞翔的和平鸽,是否意味着我们热爱和平,反对战争,但我们不怕战争,要积极备战?您这图案设计真棒,足以显示了您的才艺,向您学习!
    我还发觉您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就能和现役当兵的关系处得那么好,这点和我的脾气相投。我后在兵团机关与不少现役军人相处,尤其是在一个处里,现役的岁数都比我年长,他们都对我们几个知青挺好,当然我们也尊他们为兄长,他们现已年逾古稀,总局已迁至哈尔滨,而他们因早已退休留在了佳木斯,我重返第二故乡两次,每次去了连队,总得留有较为充裕的时间去佳木斯登门看望他们。逢年过节,我总得先想着打电话给他们拜年、致候,不然的话他们就会打电话过来。
    好怪您呀!就您这篇没有人能比我更为欣赏它的回忆纪实文章害得我回想起那么多,还写了那么多,就此打住吧!但是我还是希望您多些写,我情愿经常受其之害,谁让我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的呢!

                                                                                                                              雪花纷飞      2011.6.10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